邹鲁文化研究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邹鲁文化 > 邹鲁文化研究 >
鄂东古邾城遗址辨略 ——兼说邾城的历史沿革
发布时间:2014-07-25   浏览次数:

 

                                                       裘真

 

摘要  通过较为详实的考辫,确认古邾城即今黄州市城北的禹王城,同时对邾城遗址新洲说的错误作了初步的纠正

关键词  邾城;遗址;沿革;黄州说;新洲说

战国至秦晋有邾城,西汉至东晋有邾县前者分别见于水经注》、《史记·项羽本纪》、《晋书·毛宝传,后者分别见于汉书·地理志》、《后汉书·郡国志》、《晋书·地理志东晋之后,史书和方志上不再见有当时的邾城或邾县的记载了那么,东晋前历代邾城的历史沿革和历史地位如何?东晋后邾城兴废如何?其遗址何在?本文拟对这些问题,特别是对其至今仍有争论的邾城遗址何在的问题略作考辨不当之处还请读者专家批评指正

鄂东之邾,古邑并古县名作为古邑,邾城始置于战国,楚宣王灭邾,徙其君于此,因名邾城于战国晚期似为楚西北部一军事要塞,这从下列考古资料可见一斑邾城遗址禹王城发掘所见为:城系战国古城,城墙宽8-12,护城河道宽6-8;出土文物多铜器,其中以剑箭敬为最多(出土文物现藏于黄州市博物馆)至秦代,邾城尚存上海辞书出版社1979年版辞海缩印本衡山条称,有人说秦置衡山郡,邾城即其治所。《史记·项羽本纪,秦亡之际,项羽分封吴苗为衡山王,都邾”。晋之际,邾城犹在至东晋咸康四年(公元38),邾城为后赵攻破,城始废故东晋之后,史书和方志上不再见有当时的邾城的记载了作为古县,邾县始置于汉代(一说秦置邾县),至晋乃废(一说南朝宋时废)这样,东晋之后史书和方志上也不复见有当时的邾县的记载了

东晋咸康四年(338)邾城城废之后,与娜县县域和邾城旧址有密切关系的建制兴废的简况是:北齐曾于此地设置衡州,北周因之隋开皇五年(公元585)改衡州为黄州黄州下辖在原邾县等疆域上设置的黄冈县,县并治旧州城(今称新洲城),由隋至晚唐历300据宋太平寰宇记,唐中和五年(885),黄冈县县治与黄州府治一并南迁到东晋时废弃的原邾城,于是原邾城之址又一度以黄州州治与黄冈县治的地位被启用了约100余年;此间经历了唐末至五代的动乱,到宋初黄冈县黄州府复南迁十余里,治于新建的黄州城,即今黄州城这样,原邾城再度废弃,至今有千载了

鄂东古邾城的历史沿革情况并不十分复杂,然而关于其遗址的问题,明清以来却一直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说是今新洲县城,一说即今黄州城北郊之禹王城笔者认为,据自汉至元代的有关文史典籍所载,邾城遗址为上述禹王城,这应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水经注言鄂东古邾城兴废极详,堪称一部邾城简史汉人桑钦所著水经:江水又东过邾县南鄂县北”。两县以江或他水为界的情况极为普遍,但笔者遍阅水经言江济诸大江河走向之文,除上引文外,再无另一处言水从两县南北(或东西)间流过的记载,总是一先一后言过某某县,又过某某县所言江水过邾县南鄂县北之例为仅见这里,水经所谓即谓县城这类例子在古籍中不乏见这儿江水过邾县南鄂县北,即谓江水从南北相对的邾县城和鄂县城间流过,而不是说江水从邾县辖域与鄂县辖域间流过由此可推断邾城的方位及与鄂县的关系:邾城位于江北岸临江,与鄂县城相对汉鄂县,三国时改名武昌,即今鄂州市,在江南岸临江,其北岸正是也只能是今黄州城北的禹王城(此外别无他城)这就可见,邾城不但在今鄂州市北长江对岸,并且它就在古禹王城。《水经》“邮注则更具体地指明了邾城与鄂县城的方位关系丽肠道元在上引邾县南后插入了一段很长的注文:前面谈到贝矶举洲和整个举水流域情况,最后谈到江水又东径邾县故城南,楚宣王灭邾徙居于此,故日邾也,汉高帝元年项羽封吴茵为衡山王,都此。……咸康四年,豫州刺史毛宝西阳太守樊峻共镇之,为石虎将张格度所陷,自尔丘虚焉城南对芦洲”。这里,邾县故城与其南所对的芦洲的具体方位,可根据刘宋时人庚仲雍所撰江图准确地推算出来。《江图:芦洲至樊口二十里,……樊口至武昌十里。’,樊口即今鄂州樊水出江口,古今位置未变,是一个可靠的标尺它隔江与今黄州城相对,沿江南岸曲道上行20里处即芦洲,芦洲隔江北对正是禹王城,即古邾城所在

记载邾城史实最具体的正史首推晋书》。毛宝传:东晋咸康时,豫州刺史毛宝与西阳太守樊峻率万人共守邾城其时毛宝戍兵中有人曾在武昌市上购得白龟一只,养大后放入江中后来,后赵二万铁骑围攻邾城,城陷,戍兵突围出。“赴江死者六千人,宝亦溺死。”而放龟士兵投江后被白龟背至对岸武昌而免于难这正是今日黄州赤壁矶下翘首面水蹲踞的白石龟的由来白龟救人虽为传说,但故事本身告诉我们:毛宝所戍邾城应在大江边,且距武昌很近武昌,三国时由汉鄂县所改称新洲城不在江边,且远距武昌即今鄂州一百几十里,显然与邾城无涉晋书·王戎传:晋灭吴国,遣王戎进攻武昌胡奋进攻夏口吴江夏太守献武昌降戎后,戎督大军临江,吴牙门偏将孟泰以薪春邾二县降”。牙门偏将领军不多尚能兼守邹与薪春二县,可见邾城应距薪春县城较近又因二城均临江边,故晋兵一占据南岸武昌,隔江相望的邾与薪春二县吴兵便望风而降新洲不在江边.且远离武昌而靠近夏口(今武汉市),其守者若欲降,也只会请降于进攻夏口的胡奋这也可以推断邾城不在新洲另外,三国志·吴主传,吴赤乌四年,陆逊城邾”。《晋书·陶侃传资治通鉴卷九六均载:,陶侃在武昌议者以江北有邾城,宜分兵戍之……言者不已。”史称陆逊修筑邾城而常屯三万重兵据守,东晋议者不断建议镇守武昌的荆州刺史陶侃分兵兼守江北邾城,都是为了拱卫武昌此亦足见邾城是武昌在江北的屏障上列诸种典籍所述邾城的地理方位与黄州禹王城的周遭环境是彼此相吻合的

从唐初到元初的其他史志也都界定过邾城的位置如初唐时,括地志:故邾城在黄州黄冈县东南一百二十一里通典:齐安郡黄州,今治黄冈县今郡东南百二十里,临江与武昌相对有邾城。”当时黄冈县治尚在今新洲城,其东南120里江边与武昌相对者正是今黄州城北的禹王城!通典作者杜佑历任唐代水陆转运使度支郎中兼和籴使,负责过全国物质调拔和运输工作,因而熟知各交通要道上城市的具体位置;他还任淮南节度使并长期在淮南工作(曾任前节度使的幕僚),直接管辖黄州。《通典·序分道:杜佑正是在淮南任职时完成该书初稿的北宋真宗时宋白所著续通典写道:黄州,汉邾县也。”此谓已南迁的黄州城就是汉邾县治所元初胡三省注资治通鉴也多次注释过邾城,如言邾城在江北,汉江夏郡邾县之故城也,……今黄州城是也。”总之,自唐至元的历代史志的有关记载进一步佐证了古邾城遗址即今黄州市禹王城

由以上的论述,我们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鄂东古料城遗址不在今新洲,而在今黄州,并且它即是黄州城北的禹王城然而,如前所述,关于邾城的遗址,自明代起,却存在黄州新洲二说,如明弘治年间所修的黄州府志便主故邾城在新洲说今天,新洲说犹存前湖北文史馆馆长潘星藻所著谈湖北省建制沿革就主张新洲说;辞海(含新旧各种版本)也倾向或者说实际上是主张邾城新洲说的但其根据是不能成立的

邾城遗址黄州说本是元代前历代史家所公认的,据笔者所知,直到明代才出现新洲说这主要是由两个历史原因造成的:一是当时作为主要依据的史记正义释邾城之引文恰有脱漏而误导;二是明代水经注热刚兴,其文字才开始理顺(此前误谬数以千计,不能卒读),人们多以不明水经及其注文的体例等而造成误解新洲说正是建立在对史记正义的一处有脱漏的文字和对水经及其注文的体例的误解上唐人张正节著史记正义(以下简称正义)以善长地理掌故而著称正义初为单行本,宋代以后出版者合正义》、《集解》、《索隐三家注释刻于谈史记一书中,却于注文多所刊落,正义尤甚。《正义中涉及邾城的一段文字云:“《括地志:故邾城在黄州黄冈县东南二十里,本春秋时邾国邾子曹姓挟居,至鲁隐公徙蕲。”,因当时黄冈县县治尚在新洲未迁,言其东南二十里有邾城,则它当然仍在新洲;这是新洲说的一大依据,但确然有误其实,正义先后四处引此条括地志,文字均有不同别的文字差别且不说,仅相距里数就有四种说法:一是东南二十里,史记·项羽本纪·正义;二是东南百二十一里,史记·楚世家·正义;三是东南一百二十一里,史记·陈祀世家·正义;四是东南百廿里,史记·货殖列传·正义方这里,孰是孰非?愚以为可以通典为据判之。《通典是在括地志》、《史记正义成书后才写成的,且引据严谨,完全可以也应该据上引通典文把以上的文字特别是漏掉字的第一条文字校改为东南百二十里”。如是则新洲说的这条主要证据不能成立

新洲说者还常以上文所引过的水经经文和郦注之文为据在经文东过邾县南之后相应注文又东径都县故城南,郦氏提到了新洲域内的贝矶举洲及举水流域的许多地名邾城新洲说者中有人便以此要在这一区域中找出邾县县城.以区别于邾县故城然而,这里有双重误解:其一,不明称谓丽卜道元是北魏人,自当称汉晋时邾县为故县,称邾城为故城而东晋末邾城已丘墟焉,岂能再找出第二个邾县县城?除非能证明原料城城废后,后来又重新设置了新邾县新邾城,然史无此事其二,不明体例。《水经方言江水又东过某某县南(),相应的注文则曰:又东径某某县故城南()这种情况仅在注江水这一篇注文中就有邾县与邾县故城薪春县与薪春县故城江陵县与江陵县故城等等共八对出现。《水经只言江河流过哪些山哪些县,有哪些支流注入;丽卜注之文则详介江河及其支流流经的县城及其他自然人文地理情况注文所说流经的某某县故城正是指经文相应提到的某某县的县城

邾城新洲说者中有人硬要在邾县故城外找出一个邾县县城来,似是不明水经注的体例和称谓所致,应予纠正其佐证如,注谈到江水流经举洲举口和举水流域的情况,详细地介绍了举水流经的州郡县城乃至一些小镇戍,计有:梁司及豫二州东齐安郡西梁定州治方山戍颜城白沙戍达城戍赤亭等等,却未见著名已久的邾县城今新洲不正在举水河边吗?此亦可佐证邢城根本不在举水流经的新洲

 

 

 

①《续汉志朱县条下刘昭注引地道记,水经注均有此种说法,另参读史方典纪要七六湖广黄州府黄冈县”。

②《楚文化考古大事记,文物出版社1984年版另参刘焰古杯城遗址发据简介,湖北技术经济与管理1993年第1(准印证:邾黄地图内第15)

晋书·毛宝传》。

见本文开篇引据,另参中华书局1938年再版辞海合订本第1337杯县

参见隋书·地理志》。

⑥⑦水经注,岳麓书社1995年版,511-512.

⑧《昭明文选卷二七李善注引,中华书局1977年版

⑨《括地志辑校,中华书局1980年版.

·杜佑:通典,中华书局1984年版,973

资治通鉴卷六五胡三省注转引

胡三省注资治通鉴卷九六

 
栏目导航 NAVIGATION
图文推荐更多>>   
《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
12月22日,《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举行。本次首发式由中国… 2019-12-23
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12月14日,由中国孟子研究院、中国孟子学会共同主办的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2019-12-16
“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
12月7日,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家长教育专题研讨会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成功举办。… 2019-12-08
 
Copyright 2017 www.mzyjy.cn  孟子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17050519号-1  联系电话(TEL):0537-3235107
地址(ADD):山东省邹城市岗山北路1562号  邮箱(E-MAIL):zgmzyjy@163.com  邮编:273500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