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鲁文化研究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邹鲁文化 > 邹鲁文化研究 >
邹国地理考证
发布时间:2014-07-25   浏览次数:

 

马媛媛

 

[摘要] 邾国的地理变迁一直是学术界研究的难点问题。围绕邾国在邾文公之前的初封地、在迁绎之前邾国曾在何处建都以及黄冈之邾与山东之邾的关系等问题,学术界一直有多种说法。
[关键词]邾国;地理变迁;考证

邾国,曹姓,陆终之后,周初封,春秋时渐显。邾国史迹以《左传》记载为多。因其国小,历代学者对它关注不够。但自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后,随着考古工作的开展及对邾国传世与出土青铜器的整理,关于邾国的研究也多了起来。其中对邾国史实研究及地理考证贡献最大的当属王献唐先生。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围绕邾国的地理变迁,许多学者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同时通过深人的考古工作解决了与邾国相关的一些问题。本文希望通过文献考证结合考古学成果,对这一问题再作进一步深入的研究。

一、有关邾国地理变迁的几种说法

《左传·文公十三年》云“邾文公卜迁于绎”[1](P597),“绎”或作“峄”,《水经注·卷二十五·泗水下》云:“春秋左传所谓峄山也,邾文公之所迁,今城在邹山之阳。’,[2](P720)即在今邹县峄山之阳和郭山之北的一个夹谷地带,历代学者对此无异议。而1964年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东工作阳拍吓县的纪王城的调查,更是使用考古学的方法证明了文献记载的准确无误,调查证明今“纪王城”即邾国故城。调查报告称:“我们根据:1、北墙东段‘点将台’附近城墙下部夯层中仅包含东周陶片,2、城内外普遍散布东周陶片和瓦3、发现了东周陶文(邹县文管所收集尤多),初步认为,该城上限可至东周。结合文献记载推定,最早为东周邾国故城。”[3](P634)邾国从鲁文公十三年迁于绎,历春秋之世未曾再迁,《左传·哀公七年》载:“鲁师人邾,处其公宫,邾众保于绎。”[1](P1634)杜注:绎,邾山也,是则弃城而栖山矣。可见,至春秋末年,邾仍都绎。由鲁文公十三年至春秋末年,邾国都绎是可以肯定的。但邾国封于周初,而且邾国在被封之前作为一个曹姓部族就已存在。《世本·三皇世系》记载:“帝颛顼高阳氏,高阳生,生卷章……吴回氏生陆终……生子六人……五曰安,是为曹姓。曹姓者,邾是也。”[4](P4)《世本·世家》云邾世家为:“邾,曹姓,子爵。颛顼之后有陆终,产六子,其第五子曰安。邾即安之后。周武王封其苗裔邾侠为附庸。自安至仪父十二世,进爵称子,是为邾子克”[4](1762)因而关于邾国未被封之前曹族的族源及迁徙问题,都国的初封地问题,自西周初至春秋鲁文公十三年四百余年间的邾国迁徙问题,以及邾国从何处迁至绎等一系列问题,历来便有多种说法,今时历史上的几种说法进行更进一步的探讨:
    1.邹县说此说认为周武王封都国于邾,并认为邾即是汉晋时的邹县,且邾是从邹县迁往绎。《左传·隐公元年》孔颖达《正义》引杜预《世族谱》云:“……邾即安之后也,周武王封其苗裔邾侠为附庸,居邾,今鲁国邹县是也。”《汉书·地理志》鲁国“驺”县班固注:“故邾国,曹姓,二十九世为楚所灭。”[5](P305)《后汉书·郡国二》鲁国“驺”县下注:“本邾国”[6](P3249),故古邹国在汉晋邹(驺)县是当时学者的一致看法。汉晋邹县,在今山东省邹县东南二十六余里。绎山在今邹县二十里,高士奇在《春秋地名考略》“迁于绎”条下曰:“古时县治在山南,而今则徙于山北也。又山之西南有故县村,即邹县旧治。可知文公徙都不过稍北数里耳。”[7](P636)

2.陬地说《水经注·卷二十五·泗水》云:“故邾娄之国,曹姓也。叔梁纥之邑也,孔子生于此,后乃县之。因邹山之名以氏县也。”郦道元认为孔子出生的陬邑就是邹(邾国别称为邹),这一说法由来已久,但对这一说法进行具体说明及论证的不多。王献唐先生用音韵学的方法对其进行了论证,认为“邹山之义,原出于邾娄,邾娄即邹,邹即陬”。[8](P41)他同时认为陬即是訾娄,“訾娄所在,故书类未言及,案即孔子所生之陬邑也。”[8](P40)这是因为“陬鄹”三字,与娄楼古读皆如邹,同音通。”[8](P40)谭其骧同样认为陬为邾国初居之处,后迁峄,这一观点在他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先秦分册,春秋时期图齐鲁分图[9](P26-27)中可以看到,图在陬地处标邾1,而在绎处标邾2。但谭其骧先生虽与王献唐先生一样认为邾初都陬,但其地图集先秦分册上訾娄之地位于任城东北泗水之东,而非沂水之旁的陬,故谭其骧先生认为訾娄与陬并非一处,而王献唐先生则认为誉娄与陬本是一地,只是因为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地名的读音不同而已。可见两位先生对此问题的认识是同中有异。
    3.娄地说《路史·国名纪·卷丙》记载:“周封挟,后迁娄,是为邾娄”。[10](P5)此说认为邾国得名邾娄是因曾迁过娄,《路史·国名纪·卷丙》记载了娄之所在,“今济之任城南二十有邾娄城”。[10](P5)而王献唐则认为娄即是訾娄,即孔子所生之陬邑,并非任城南二十里的邾娄城,“左传鲁隐公三十三年,鲁伐邾,取訾娄。娄,梁作楼,公羊作,无訾字。”“訾娄所在,故书类未言及,案即孔子所生之陬邑也。”[8](P40)但对于娄名是否得之于地名,却也有不同看法,有人认为“因地域方言的不同,在历史上人们对‘邾’字的读音有差别,如齐人所作的《公羊传》就读为‘邾娄’。”[11](P71)这是认为邾得娄名并非是由于地名,而是与读音有关。
    4.曹地说与以上三种说法不同,曹地说主要论证的是邾国未封之前曹族的族源及迁徙问题,而不是邾国被封之后的地理考证。任孔闪对曹族的迁徙进行了考证,他的《“曹国”新考》[10](P5)认为曹族以“曹”为姓当是因为陆终第五子安在原始社会末期的部落联盟中可能担任过处理诉讼的职务,故姓曹。曹姓部落早期居住地在今河南灵宝市的“曹阳”,商汤伐夏桀,灭亡了忠于夏王朝的三部落,三本居今定陶城南,与汤都毫近在咫尺。于是商汤迁曹姓部落于此,作为商附庸国。周灭商,武王又将其六弟振铎封于此,便将曹姓部落东迁至邾。任孔闪先生通过先秦史料中曹国名称在夏商便已出现的事实,分辨出周代曹国与商代曹国当为两个不同的氏族集团,同时对史料进行了细致分析与考证,证明武王将其六弟振铎确封于商代曹国所在地而将商代曹国封于邾。从此封于邾地的曹姓便以邾为其国名。

二、邾国地理考证

关于邾国地理变迁问题,难点、疑点很多,文献记载也多有矛盾之处。以上是几种较有代表性的说法。邾国的地理问题与邾国历史相交织,如能解决邾国地理变迁中的一些问题,将对我们进一步了解邾国历史更有帮助。因而对于邾国地理变迁有必要进尸步梳理及考证。

任孔闪先生的曹地说填补了邾国的曹族在周代以前的一些历史空白,使曹族历史可追溯至原始社会末期。但根据“曹”字本义在《说文·曰部》中的解释:“曹,狱两曹也。[13](P203)便认为曹族以“曹”为姓当是因为陆终第五子安在原始社会末期的部落联盟中可能担任过处理诉讼的职务,对这一点笔者认为有所不妥。从文献记载来看,《路史·后记·第八卷》云:“晏安封曹,为曹姓。”[10](P7)可见曹姓部族当是被封在曹地,故以曹为姓,而不是因为“曹”字的本义是‘狱之两曹”。

结合任孔闪先生及马世之先生的考证,及对文献的分析整理,笔者认为邾国在西周以前的历史可简述为:邾国之曹姓得名于地名,因被封于曹,故曰曹。封曹的原因及时间,清《曹州府志·舆地志》“古曹城”条下注中曰“汤伐三,更其国曰曹”。[14](P52)后因武王封其六弟振铎于曹,而将曹姓部落东迁至邾,从此曹地为姬姓曹,而非曹姓曹。这一点可在文献中得到证明,《路史·后记·第八卷》记载:“武王得曹,挟复封之朱,曰朱娄”[l0](P7)因此商代的曹国就是周代的邾国。关于这一点,文献记载很多,《通志·氏族略二》载:颛顼之后有陆终,陆终生六子,“五曰安,曹姓,封之于邾之墟……”[15](P54)《世本·卷八·居篇》载:“邾使居邾,文公徙绎”[4](P476),由此可见,曹族在西周初年当封在一个叫邾的地方,并因邾地而曰邾国。但邾国在何处?这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也是邾国地理考证的一个难点。

汉晋学者多持邹县说,认为邾国在周初就封在邹(此为汉晋时的邹县,非今日之邹县),邾文公也是由邹迁绎,如果真是如此,那么邾国的地理变迁就变得简单多了。《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邹峄山条下云:“在山东邹县东南二十里。本名峄山。亦日邾绎山。”[16](P1070)邾条下云:“今山东邹县东南二十六里有邾城,……邾,今鲁国邹县也……《左传·文公十三年》邾文公卜迁于绎,(杜注:绎,邾邑,鲁国邹县北有绎山。)汉置邹县。”[16](P670)绎在现在的邹县东南二十里处,汉晋时的邹县在现在的邹县二十六里处,两者仅差六里左右,高士奇在《春秋地名考略》中也认识到“可知文公徙都不过稍北数里耳”[7](P636)如此近的距离邾文公为何要迁都?而且从邾国被封直到文公迁绎这四百余年的时间里,邾国是否一直在(汉晋时的)邹县?这一点从文献上来看并非如此,《史记·陈杞世家》正义云:“故邾城在黄州黄冈县东南一百二十一里。邾字曹姓,陆终之子会人之后(案楚世家集解:‘世本曰:会人者,邾是也。’正义误)。邾侠居邾,至隐公徙蕲。蕲,今徐州县也。后又徙蕃,音皮,今滕县是。又徙邹。鲁穆公改邾作邹。”[17](P108)虽说以上文献的记载并不一定正确,但‘邾凡有数迁”这一点却是得到学术界的认可的。王献唐先生就认为“邾都初在此(陬),后有别迁,复从所迁之地迁绎,非文公自此迁往也”[8](P42)他同样认为邾国在西周至春秋期间曾多次迁都。但是在此期间邾国所迁之地,目前各种说法都不能提出强有力的证据。王献唐先生试图用音韵学来解决邾国的地理变迁问题,他从陬、邹、訾娄的古音是同音通用来证明陬即是邹,即是訾娄。但对此不同意见侧良多:

1.对于邹县说,王献唐先生认为“邹山之义,原出于邾娄,邾娄即邹,邹即陬”[8](P41),但另有一说“邾城绎山,一名驺山,鲁穆公改邾为邹,以山得名”[18](P364),此说则是认为邾的名称来源于邹山,而非邹山之名来源于邾娄了。

2.陬地说认为孔子所生之陬邑为邾国初都之处,《水经注·卷二十五》泗水条下就记载了赵释对此观点的反驳意见:“古邾娄之国,曹姓也。叔梁纥之邑也,孔子生于此,后乃县之。因邹山之名以氏县也。(赵释曰:全氏曰以鄹为邹,则孔子乃邾娄国人耶。善长可谓大缪矣!)”但王献唐认为鄹地为叔梁纥之邑时早已属鲁,已非邾国之地。鄹是否为邾国初都之处,意见双方都没有提出更让人信服的论据。王献唐先生的考证只能作为一家之言,对于这个问题还是需要更进一步的考正。

3.娄地说认为邾国得名邾娄是因曾迁过娄,《路史·国名纪·卷丙》就记载:“周封挟,后迁入娄,是为邾娄”。[10](P5)(但对于娄地,王献唐先生认为娄即是訾娄,即是陬。而谭其骧先生认为訾娄位于任城东北泗水之东,而非沂水之旁的陬,两者并非一处。而更有人认为邾名邾娄并非得名于地名,而是因为读音的急缓读而造成的,“因地域方言的不同,在历史上人们对‘邾’字的读音有差别,如齐人所作的《公羊传》就读为‘邾娄’。”[11](P71)如果是读音问题,娄地说根本就不能成立。因而此说仍不可定论。

从以上分析来看,曹姓部族在周初被封于邾地尚无太大疑义,但邾地在今之何处却无从确定。笔者认为汉晋学者所持的邹县说经分析似有问题,因为从邹国西周初年建国至鲁文公十三年迁绎四百年间邾国均在邹县应当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邹县应是迁至绎处前的最后的定居处,至于为何迁绎,当与绎处的地形有关,绎都处在峄山之阳和郭山之北的一个夹谷地带,是极好的防御外敌人侵的处所,在外敌突袭的情况下,可以避难于山中。拙作《春秋邾、鲁关系考辩》[19](P108-111)中曾指出:春秋时期邾虽名义上为鲁国之附庸,但两国却常常处于斗争状态,而且两国相距又近,“鲁击坼诉闻于邾[1](P1643),邾国与鲁国的力量对比常常处于下风。因此将都城迁至绎山当是出于防御的考虑。

而“邾凡有数迁”是有历史根据的,但所迁之地究为何处,限于资料阙如,目前无法定论。王献唐、谭其骧等诸先生对于陬地说、娄地说的新探讨对于邾国地理的考证无疑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笔者认为邾国在周初被封到鲁文公十三年迁绎这四百年间确实有过多次迁徙,文献当中提到的“滕”、“陬”、“訾娄”、“蕲”等,甚至包括在今天济宁市附近的“邾瑕”(邾娄瑕),似乎都应该与邾国的历史有关,但未必如王献唐先生认为的由于陬、邹、訾娄的古音是同音通用,于是陬即是邹,即是訾娄。但在目前还没有更多的考古发现的情况下,我们对这一问题尚需进一步的研究及探讨。

三、黄冈之邾与山东之邾

终春秋之世,邾国犹存。邾国自邾文公迁绎到春秋末期邾国一直都绎。然邾究竟灭于何国之手,文献记载却各不相同。《世本·世家》云:“(邾)桓公后八世,而齐灭之。”而《路史·后记·第八卷》云:“小朱十四世而朱二十有九世灭于楚,封其君为鹿侯。[l0](P7)但在《路史·国名纪·卷丙》中又引赵歧语云:“邾本春秋邾子之国,至孟子时改曰邹,后为鲁所并。”[l0](P5)对这一问题众说纷纭,主要有邾灭于齐、灭于鲁和灭于楚之说。

从文献来看,邾灭于楚之说有更多的线索。杜预《世族谱》云“《春秋》后八世而楚灭之”,《路史·后记·第八卷》且云:“小邾十四世而朱二十有九世灭于楚,楚封其君为鹿侯”[10](P7),《缓书·地理志》鲁国“驺”县条下班固注云:“故邾国,曹姓,二十九世为楚所灭。”[5](P305)至于邾灭于齐之说,何浩先生认为“只不过是战国策士之流的依托之辞”[20](P295),并非史实。而楚之灭当是在楚师意欲经营泗上之时,“就地理位置来看,邾之灭,当在考烈王二年至七年,即公元前261年至前256年之间。时间已在战国之末。”[20](P295)对于邾灭于楚而非灭于齐或鲁,在何浩先生所著的《楚灭国研究》中已经有了非常详细的考证,在这里不再赘述。

《路史·后记·第八卷》云:“小朱十四世而朱二十有九世灭于楚,封其君为鹿侯。”由此可知,邾被楚灭之后,似乎又被封,然封于何处?线索没有在山东出现,却出现在千里之外的湖北黄冈。今黄冈市北约5公里有一台地,名为汝王城,据《黄冈县志》“汝王城即都县故城,楚灭邾,徙其君居此。”而《水经注·卷三十五·江水》也云:“江水又东,迳邾县故城南,楚宣王灭邾,徙城于此。”[2](P543)这些线索汇在一起,向我们指明了邾国被楚灭之后,其君被迁至湖北黄冈地区,并在此建城。这一史实符合春秋战国时期灭国不绝祀,迁其君于他处的传统。

但对于黄冈地区的邾城,学术界还有不同的说法。如杨伯峻所注《左传·隐公元年》中认为:“都,国名,曹姓。……另一曹姓邾,楚之与国,在湖北黄冈。”徐旭生在其所写的《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中认为邾这一氏族属于苗蛮集团,上古之时苗蛮集团的活动中心在今日的湖北、湖南两省,故邾国原在湖北黄州,后由南向北迁徙,最后迁至山东。这两位先生的意见虽不尽相同,但基本可以认定如以他们的说法,黄州之邾应与山东之邾同时或早于山东之邾。然根据考古调查与发掘,湖北故邾城的始建年代却在战国时期,“城内文化层厚度有的达一米多,出土遗物以战国时代较多。”[21](P148)城址上没有发现比战国更早的遗物,故杨、徐两先生之说不能成立。

因此结合文献分析及考古发掘可以证实,邾国从春秋延续至战国时期,当在战国后期被楚所灭,后被楚迁至湖北黄冈地区。

参考文献:

[l]杨伯峻.春秋经传集解[M].北京:中华书局,1990.

[2]郦道元.水经注[M].成都:巴蜀书社,1985.

[3]任式南,胡秉华.山东邹县滕县古城址调查[J].考古,1965(12)

[4]世本八种[Z],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8

[5]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2007.

[6]范哗.后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5.

[7]高士奇.春秋地名考略[M].台湾:文渊阁四库全书本,1983.

[8]王献唐.三邾疆邑图考[M].济南:齐鲁书社,1982.

[9]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第1册)[2].北京:中国地图出版社,1982.

[10]罗泌.路史[M].上海:中华书局,1936.

[11]王洪军.邹国史钩沉一山东古国史研究之一[J].济宁师专学报,1999,(4).

[12]任孔闪.“曹国”新考[J].济南大学学报,2002,(3).

[13]许慎.说文解字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l,(10).

[14]周尚质.乾隆曹州府志[A].中国地方志集成[C].南京:凤凰出版社,2014.

[15]邾樵.通志二十略[M].北京:中华书局,1995.

[16]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Z].上海:上海商务出版社,1993.

[17]张衍田.史记正义佚文辑校[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

[18]杜诏.山东通志[M].台湾:文渊阁四库全书本,1983.

[19]马媛媛.春秋邾、鲁关系考辩[J].临沂师范学院学报,2005,(5).

[20]何浩.楚灭国研究[M].武汉:武汉出版社,1989.

[21]楚文化研究会.楚文化考古大事记[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4.

 

 
栏目导航 NAVIGATION
图文推荐更多>>   
《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
12月22日,《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举行。本次首发式由中国… 2019-12-23
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12月14日,由中国孟子研究院、中国孟子学会共同主办的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2019-12-16
“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
12月7日,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家长教育专题研讨会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成功举办。… 2019-12-08
 
Copyright 2017 www.mzyjy.cn  孟子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17050519号-1  联系电话(TEL):0537-3235107
地址(ADD):山东省邹城市岗山北路1562号  邮箱(E-MAIL):zgmzyjy@163.com  邮编:273500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