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邹城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邹鲁文化 > 人文邹城 >
邹城记忆
发布时间:2013-08-10   浏览次数:
冯友兰先生说,假如把孔子视做中国的亚里士多德,那么孟子就是柏拉图。

    现代大儒牟宗三先生说,孟子之学便是大丈夫之学。自孟子之后,中国人的血脉中便不缺钙了。此话精辟刚健,一语中的。

    宋代大儒朱熹有言:欲知孔子,必自孟子始。孔子之道得孟子常明。朱熹之论确立了孟子亚圣的地位。他曾有诗曰: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如此诗所言,在他之后儒学为之一新。

    清代学者李渔说:自古善养生者莫过于孔孟。李渔极为推崇儒家的养心之道,认为孟子所说的养心莫善于寡欲是真理之言。

    梁启超倡言:少年强则中国强。教诲少年深研孔孟内圣外王之道,让青春飞翔,为民族复兴尽一份力。他还说过:《论语》如饭,最宜滋养;《孟子》如药,最宜祓除及兴奋。

    美国学者艾默生说,孔子是中国文化的中心,孔子是全世界各民族的光荣,孔子是哲学上的华盛顿。

    英国浪漫主义文学家拜伦说,在道德上,我喜欢的是孔子。他提醒说,中国切不可盲目采用欧洲文化,时移世易,但将中国旧文明之不适于今日者略加改易,可矣。欧洲人皆言中国如无孔孟,中国道德必破产。此论深得中国学界赞同。

    陈伯达熟读四书五经,孟子七篇倒背如流。他说,有史以来,伯夷宁饿死首阳山,而不食周粟;孔孟宁被人目为迂阔,而终说仁义。他们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

    著名学者南怀瑾先生说:孔家店是粮食店,中国人的粮食店,人人非吃不可。打倒了孔家店,中国人就没粮食吃了。吃西方人的面包、牛排,有时候会不对胃口的。

    孙中山先生说,两千多年前的孔子、孟子,便主张民权,孔子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便是主张民权的大同世界。

    蒋介石教诲儿子蒋经国:多习四书,尤要熟读孟子。蒋经国四十岁生日,蒋先生的题词便是寓里帅气。此四字乃是他研修孟子的心得。1927年蒋介石带兵北伐路过邹县,他到孟庙拜祭,在孟府见山堂写下:保护孟庙,不准驻兵。

    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说,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仁尽,所以义至。

    南宋理学家朱熹是孔孟以来最杰出的弘扬儒学的大师。他说,孟子发明四端,乃孔子所未发。人只知道孟子有辟杨墨之功,殊不知他就人心上发明大功如此。他曾言:《论语》、《孟子》、《中庸》、《大学》是熟饭,拿来即可果腹充饥。看其它经是打禾为饭。

    司马迁当年为创作史记,曾来邹鲁采风,收集史料。邹鲁乡绅为其举行了盛大的乡射之礼。给司马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胡继先,字继武,四川汉州人。万历进士。他在新科进士不久,有一天晚上梦见一童坐于盂上。胡的好友戴章甫释梦,曰:儿,子也;盂,皿也。子在皿上,君与孟氏有缘也。几日后,胡果选得邹县令。胡到职后,捐俸修缮孟庙,并有诗云:垂髫梦里识先贤,今日分符非偶然。

    仲长统,字公理,山阳郡高平人《郭里人》,东汉末年哲学家、政论家。他写的《乐志论》仅240字,却开启了我国山水散文的范式和滥觞。他启发和影响了陶渊明,我们后来才有幸读到千古美文——桃花源记。

    王粲,位居建安七子之首,十四岁便名冠天下。蔡邕时任左中郎,系朝中显贵,声名赫赫。听说王粲来访,他慌忙去迎接时竟连鞋子都穿倒了,留下倒履相迎的佳话。当代作家李贯通谈起王粲说,王粲是天赐的,不仅颗粒饱满,而且慧根早发,他死的早些,但一个人做了该做的,做好了该做的,走有何憾?!

    王安石当年遭贬,来邹鲁访圣登上峄山。赋诗一首:天质自森森,孤高几百旬。凌霄不屈己,得地本虚心。岁老根弥壮,阳骄叶更阴。此诗吟咏的是峄山孤桐,道出的却是他高洁的情怀。几年后,王安石复出,终于写出了他大变法的史诗。

    毛泽东青年时代专程来曲阜邹城拜谒孔孟圣迹。在孟庙他看到了继往圣、开来学牌坊,后来在党的七大他向全党发出了继往开来的号召。毛泽东多次讲,在近代中国人中,他独服曾国藩,而曾是近代大儒、孔孟的信徒。

    刘少奇谨言慎行,抱朴守中。他在论共产党人的修养中,对儒家修身的功夫极其推崇。他对子女们说,近儒得仁。

    著名学者文怀沙先生说,孔子尚正气,老子尚清气,释迦牟尼尚和气。东方大道其在贯通并弘扬斯三气也。

    学者陈鲁民说,闲翻《孟子》,觉得孟子的文章如投枪匕首,似针砭药石。一个杂文家要想写出点像样的东西,不妨学学孟子,苦心揣摩,必将受益无穷。

    在思孟学派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著名学者李学勤约见孟子故里的代表邵泽水、胡新立。他一见面就说,邹鲁古代素称君子之国,有“好礼不争”之习。孔孟生在你们那儿不是偶然的。

    当代大儒庞朴先生曾来孟府习儒馆讲学。他说,与孟子同乡,你们很幸福;今天来讲学,我很荣幸!他在释读“习儒馆”三字时说,繁体字的习字上面有一羽字,意喻学习要向小鸟的翅膀那样不断的飞翔,习儒必须坚持不懈,方有心悟。

    台湾著名学者傅佩荣先生客居孟子故里择邻山庄,邹城一文化学者问他睡得可好?傅先生认真地说,到了圣地,我一宿没睡,我想听听孟子的脚步声,生怕错过机会。傅先生在孟府开坛讲了孟子梁惠王章,开启了他在大陆孟子讲授之旅。

    全国政协主席叶选平来孟庙访圣,文物局的工作人员请求题词,他谦逊地连说不敢。后来为答谢工作人员为其雨中撑伞,抄录了邹城市形象广告词相赠。当他写完“登峄山而小鲁,读孟子而知天下”一语后,掌声一片。叶主席的字写得确实漂亮,有启功体之韵。他得意地说,我是他的亲弟子!

    迟浩田将军来游孟庙孟府,在孟庙泰山气象门,与讲解员张慧探讨孟子浩然之气,恭敬尤加,似有所思。他说,我喜欢山东兵,今天忽然明白山东兵的那股豪气、正气是源于这里的。邹城市领导向将军赠送孟子线装书,他以一个标准的军礼回敬。

    吴官正退休后来邹城重访故地,在孟府养生堂驻足很久,并亲购孟府养生经一书。他对夫人说,我们回去细细读一读会有好处的。

    孔子嫡裔孔德懋女士在孟府见山堂题词,曰:孔孟一家。盛赞孟子功不在禹下。她说,我们孔家不能忘记孟子,孔孟两家的后人是好亲戚!

    张高丽任山东省委书记时,来孟庙、孟府视察。他看到游人稀少,又不便批评。后来借题发挥说,孔子很风光,孟子很寂寞,这种状况应该改变。

    世界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郎是个日本人,在孟庙拜谒极其恭谨。他在孟府习儒馆写下“菊花寿”三字题词。他说,孟夫子泽润东方,不简单!享寿八十四,更棒!

    大书法家朱复戡先生多次来邹。他视邹城为老家,在给孟府的留言中写道:吾为邾国之苗裔,古邾为邹,乃先祖之封地也!他考证说,孟母三迁地应在峄山之阳的邾国故城。

    邹城火车站立有双圣碑,一块写孔子诞生圣地,另一块上写孟子诞生圣地。此碑系孟府奉祀官孟繁骥先生所立。当年适逢康有为先生来邹,便请先生赐墨,康先生应约挥毫。可惜康先生书法瘦细,刻碑不大相宜。后来孟繁骥只好请岳父王憬禧写之。王时任北洋政府秘书长,也是一大人物。

    著名学者任继愈视邹城为圣地。他说,邹城是孔孟出生的地方,三字经开篇便是——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结尾也是讲的邹城汉丞相韦贤教子的佳话:人遗子,金满赢;我教子,唯一经;勤有功,戏无益;戒之哉,宜勉力。邹城真是个好地方!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程思远来邹参加孟母教子理论研讨会,领导让邵泽水代其拟讲话稿。邵找程请示,程说,孟子民贵君轻之论,最具现实意义;孟母三迁,贵识后天成才环境育人之道,你一定要重点阐发。后来他给邹城的题词,一是民贵君轻,一是发扬孟母教子精神。

    华国锋来邹,时已卸职。在孟庙碑林处观摹良久。一碑名曰:«亚圣孟子庙捐修纪德碑»。颜体碑文系清代道光年间亚圣嫡裔孟广均先生所写。华说,此功力深厚,吾不如也!邹城领导送其拓片,华大悦。

    胡耀邦来邹城视察时,已卸任总书记一职。拜谒孟庙时,他边走边谈,与陪同人员议论风生。他说,孔孟周游列国与毛泽东领导的红军长征都是人类历史的壮举。并称孟子是发现人民群众历史作用第一人,谁相信人民、依靠人民,谁就会立于不败之地。此乃政治家之言,赤子之心昭昭。

    1976年秋,李先念来视察邹西会战。在石墙双庆站建设工地看到一幅对联:手牵湖水上高山,气死龙王憋死天。他说,这话说绝了,是不对的,老百姓还得靠天吃饭,我们国家农业生产还得看老天爷的脸色行事,赶快把这联撤了。其求实精神让人感念。

    书法家王学仲,滕州市人,对孟子故里一往情深。曾为孟府大堂撰联:继往开来私淑千年承燕翼,居仁由义渊源百代仰先烈。另外他还题写了一幅对联“精养浩然气,垂成亚圣人”。有一年,他来孟府做客,赋诗一首并当场书就,觉得不十分满意,许诺回去后重写。一年后他再来孟府,竟真的带来了重新抄录的诗作。他索回原作当即毁掉了,众人皆惋惜不已。

    邵华泽来邹采风,时任人民日报社长。邵泽水刚写完孟子赋,一时兴起,想求他赐墨。邵华泽一听孟子赋长达四百余字,有些为难,答应有空再说。想不到,六年后邵华泽来电,说孟子赋写毕,来取吧!邵泽水激动不已,回他:时隔这么久,何以记得?他回答说,为孟子故里做事不敢忘!

    画家苏耕把邹城视为第二故乡,多次来孟庙写生。他画一株苍郁的古柏顶天立地,名曰大丈夫;几株茫茫苍苍的古柏,名曰浩然正气。他把精心绘制的一批孟子故里名胜之作办了一个画展,曰:孟子风骨展。大获好评。苏耕先生说,这要感谢孟子,是他老人家给予了我灵感。

    日本书法泰斗铁崖先生来邹专访铁山摩崖刻经。他在铁山看到僧安道一的摩崖刻经大字迅即下跪。他说,僧安的字只有跪下读才能读懂它。透过他的中国名字铁崖二字,可知他对铁山摩崖刻经的崇拜程度。

    禅画大师张大华先生,偶然见到铁山摩崖刻经的拓片,立即来邹城寻访。他为铁山刻经拓片配画禅画,称其为跨越千年的艺术对话。他说,我很想在此筑一茅屋,与僧安千年对语,相守一生。

    画家孟蒙是孟子七十五代孙。八十年代他把其父母的坟迁至孟林,并在孟子墓近旁为自己勘定墓穴。他说,只有无愧先祖,才能叶落归根。有一年他来孟府赐书楼参加孟府诗会,赋诗曰:赐书楼下结前缘,流苏扬花又一年,春风赋比风雅颂,芳兰杞梓咏新篇。

    邹城画家董振中一直想画孟子,多年无人为其写脚本。邵泽水一到文物局工作马上赶写出三万字的文稿,名曰:亚圣孟子。送请董振中配画。董喜出望外,激情创作,不仅玉成一桩美事,而且大获成功。

    峄山怪石万叠,美不胜收。有女娲练石补天,剩下一堆而成峄山说;有天降陨石成山说;有两次下沉海底,三次上升说。青岛海洋大学赵松龄研究员来到峄山,发现是典型的冰川造山运动的杰作,并找到了很多证据。峄山石的来历终于有了科学的结论。

    大书法家杨萱庭上峄山游览,被千奇百怪天下无双的峄山石震撼了。他用一支特制的巨笔和几十斤墨汁写下了一个大字——鳌。意喻峄山奇石天下笫一。

    中国书协副主席何应辉多次来邹拜圣访碑。他去荒王陵游览,大发感慨道:朱檀信道服丹,时人多讥为荒唐,殊不知,当时皇室对王侯颇多猜忌,朱檀独守老庄,乃避祸之道也!当然他十九岁毒发伤目而死,亦可悲可叹!政治家姜春云对朱檀的评价却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此为一反面典型。由此观之,书家观道,政治家务实,见仁见智,法眼不同尔!

    梅葆玖来邹参加孟子邮票首发式,谈到他父亲梅兰芳在抗日战争期间,从不给日本人唱戏。罢演无事,常读的书便是孟子。梅兰芳给朋友们说,老不读水浒,少不看三国,今天读读孟子,气曰浩然,正好疗治亡国之殇。

    著名主持人陈铎陪张思清副委员长来邹,他发现孟庙天震井旁的一个柏树瘤极象人耳,遂惊呼之,张委员长亲取名为“侧耳听泉”。后来一策划师主张取名为“上帝之耳”。从中可知,政治家之实与策划师之妙。

    陈至立副委员长在孟庙读到孟母教子经,问作者邵泽水为何代人。邹城市领导答曰:当代。适邵在侧服务,领导介绍晋见。陈说,想不到你这么年轻。众人大笑。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光英有一年出席邹城在京召开的新闻发布会,说到他的祖传家训:家积千金,不如身怀薄技。他说,我的家训实际是从你们邹城东汉丞相韦贤“遗子黄金满籯,不如教子一经”的故事中变来的。

    乔羽是济宁人,词曲作家。他爬峄山,曾在峄山白云宫小憩品茶。他说,我多么盼望我在这里能等到孔子、孟子、李白、杜甫、王安石、郑板桥呀!这儿的文化底蕴很厚重,一点不输泰山、黄山。乔说到的那些人都曾在峄山留下胜迹。乔羽在那儿坐了一个多小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鲁迅被称为中国的脊梁,他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曾对冯雪锋说,读孔子得和气,增几分温良恭俭让;读孟子壮骨气,涵养几分男儿血性。他收藏有几张邹城出土的汉画像石拓片,视若珍宝。

    王小隐,曾留学日本,抗日战争爆发时在北平,为不给日本人做事,他毅然辞职回到兖州。后被他姐夫、孟府奉祀官孟繁骥请来打理孟府事宜。王小隐写作并出版了《圣迹导游录》一书。此书系邹县最早的导游读本。

    孟广均,字雨山。清道光年间孟府奉祀官,亚圣七十代嫡裔。他早年聪慧,饱读诗书,广结八方名士,孟庙致严堂,孟府见山堂,孟府西跨院均为他新建。他雅好收藏,莱子侯刻石,峄石刻石等均系他十长物斋的藏品。孟广均功莫大焉。

    孟母三迁祠、子思祠、中庸书院现在只见遗址,几疏衰草。解放战争时期,驻守兖州的国民党将领吴化文来邹检查防务,觉得此祠邻近城墙,一旦解放军依托攻城,将会带来很大威胁。吴决定拆除之,他亲率文武百官告祭先贤,许愿共军退后再建。一代名祠就此化为废墟,让人扼腕。

    王其享先生,天津大学教授,著名文物保护专家。他受邀为三孟做文物保护规划,年高七十仍在亚圣殿攀援而上,测绘勘察。有人提醒他注意安全,他说,有孟子护佑。

    舒乙,著名作家,老舍之子。他在孟府习儒馆说,孟子是我国古代史上最早的雄辩家和演讲家,一部孟子实际上是他的演讲实录。我上中学时,学校举行演讲比赛,我找不到合适的材料,老舍给我一本孟子让我吟诵其中的片断,我后来拿了奖。

    尉建行来邹,走进孟府时,工作人员觉得他地位很高,便把孟府的仪门打开了。导游张慧女士告诉他,此门过去仅为帝王而开。他连说走不得。最后绕门而过。

    吴天墀,以画虎闻名全国。他是邹城市石墙镇宋庄村人。抗日战争时期济南沦陷,进城须给城门站岗的日本兵行礼,吴住城外,为免受此辱,吴竟七年不进城。日本军官托人送钱买画,他借口有疴推迟,没给日本人画一张画。吴在1972年病故,临终嘱咐家人:我做人的骨气是读孟子所化。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兖州煤田决定上马,总部拟设在兖州,可兖州县领导担心粮食不够吃,不愿接纳。邹县县委书记张正仪闻知,立即找上级表态:欢迎兖州煤田总部来邹落户。这一抉择带来了邹县半个世纪的快速发展,是邹县经济腾飞的里程碑。邹县人民从此永远记住了一个人。

 
栏目导航 NAVIGATION
图文推荐更多>>   
《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
12月22日,《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举行。本次首发式由中国… 2019-12-23
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12月14日,由中国孟子研究院、中国孟子学会共同主办的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2019-12-16
“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
12月7日,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家长教育专题研讨会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成功举办。… 2019-12-08
 
Copyright 2017 www.mzyjy.cn  孟子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17050519号-1  联系电话(TEL):0537-3235107
地址(ADD):山东省邹城市岗山北路1562号  邮箱(E-MAIL):zgmzyjy@163.com  邮编:273500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