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邹城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邹鲁文化 > 人文邹城 >
仲长统与陶渊明
发布时间:2013-08-10   浏览次数:
在我的中学时代,我的语文老师讲到《桃花源记》时,提到了陶渊明,至今还记得他吟诵《桃花源记》的情景。在他忘情的解析完这一千古名篇后,突然发问: “你们谁知道我们邹城的陶渊明是谁?”肯定没人知道。
    我们只有静静地等待答案。
    “我们的老乡——仲长统!东汉末年哲学家、政论家。他放意林泉,流连山水,他写的《乐志论》,对中国古代的雅文化产生了深刻影响,派生出中国独有的文化财富——山水诗、山水画……,仲长统告诉我们,诗意的人生应该是这样一种生活:家有良田广宅,不愁吃穿;闲暇之时,嬉戏于山水之间,或钓游鱼,或弋飞鸟;朋友到访,喝酒以论道,烹茶而操琴……,《乐志论》启发了陶渊明,《桃花源记》是《乐志论》的下篇和余音……”
    老师的话——我和同学们似懂非懂,但我从此记住了一个名字——仲长统,知道老乡仲长统了不起!
近日看到大书法家赵孟頫敬写的《乐志论》书法作品,我又想到了老乡仲长统,并找来他的《乐志论》,进行了认真地拜读,天命之年的我,如醍醐灌顶,竟一连读了三遍,——我找到了知音!
    仲长统(179—220年),字公理,山阳郡高平(今山东省邹城市)人。仲长统从小聪颖好学,博览群书,长于文辞。少年时敏思好学,博览群书。20余岁时,便游学青、徐、并、冀州之间。仲长统才华过人,但性卓异、豪爽,洒脱不拘,敢直言,不矜小节,时人称为狂生。凡州郡召他为官,都称疾不就。汉献帝时拜为尚书郎。之后曾参与丞相曹操的军事谋划,但没有得到曹操的重用。
    仲长统的《乐志论》不到四百字,明白如话:
使居有良田广宅,背山临流,沟池环匝,竹木周布,场圃筑前,果园树后。舟车足以代步涉之难,使令足以息四体之役,养亲有兼珍之膳,妻孥无苦身之劳,良朋萃止,则陈酒肴以娱之。嘉时吉日,则烹羔豚以奉之,蹰躇畦苑,游戏平林,濯清水,追凉风,钓游鲤,弋高鸿,讽于舞雩之下,咏归高堂之上。安神闺房,思老氏之玄虚,呼吸精和,求至人之仿佛,与达者数子,论道讲书,俯仰二仪,错综人物,弹南风之雅操,发清商之妙曲,逍遥一世之上,睥睨天地之间,不受当时之责,永保性命之期。如是则可以陵霄汉,出宇宙之外矣,岂羡夫入帝王之门哉!
    我确信1900多年前的一天,不管是晴是阴,是风是雨,都应该妙不可言!因为在这一天,我们的老乡仲长统用他那极富诗意、极具美感的如椽巨笔,将他生命的旗帜插上了美文的高山之巅。他以区区几百字的美文,尽现其老庄人生哲学的趣旨,述尽对乱世暴政的无奈和归去来兮的向往。
    从前看仲长统,只见“蹰躇畦苑,游戏平林,濯清水,追凉风,钓游鲤,弋高鸿,讽于舞雩之下,咏归高堂之上”之举目悠远,把他单单看作中国的乡村歌手,如今再看仲长统,则多了一份酸楚和豁达,他更是徘徊在田园的苦难诗人,——田园里盛满了美丽的鲜花,苦难中流动着辛酸的泪水。
    仲长统也许想不到,他写出的这篇初具雏形的山水散文,开启了中国山水散文的萌芽时代,不仅如此,他还影响了后来文人雅士的人生态度,如竹林七贤,如王羲之,如陶渊明……。
在仲长统之后,文人学子从汉代博士笺注五经的烦琐世界,从贤良奔竞仕宦的利禄世界,脱化出来,向广袤的田野和山水中走去。尔后,发展成文人学子的一种生命情调和生活方式。
  魏晋是盛产名士的年代。“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高格兼具风神的绝品男子——嵇康和庄子一样,在一个文化屈从权势的传统中自觉地幻化成了一株树,一株在清风夜唳的深夜中,看守心灵月亮的树,一轮明月之下孤独的树,那是一种无人能够企及的妩媚,永远值得我们仰望!千年之后,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想起嵇康,让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心旌神荡!
    两晋南北朝士大夫经常聚会于崇山峻岭之上,出入于茂林修竹之间,借一觞一咏,而畅叙幽情,行其天乐。著名的如晋穆帝永和九年(353 年) ,亦是暮春时节,王羲之、谢安、孙绰等四十二人,游于山阴(今浙江绍兴) 兰亭,以酒助兴,赋诗会友,以兰亭雅集而风流千古。
    晋朝时的陶渊明,因为仕途不顺,回到老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宫廷的丑恶,政坛的凶险,让他更加向往一个乌托邦的理想世界。于是在一个黄昏,泡一杯菊花茶,写下了著名的《桃花源记》。一句“归去来兮”,透过千年岁月,穿越历史壁垒,直抵心灵的最深处,让人不能不为他垂泪?中国历代辞官者,数以千万计,唯有陶渊明,将朴素的欣悦,通过朴素的语言表达得淋漓尽致。
     ……
     仲长统给文人学子引领了通往精神家园的道路。它的意蕴虽以道家的自然为主,也融入了儒家托物言志的传统。随着士大夫游览山水之风的兴盛,这一传统得以发扬光大,如松柏、莲花、“四君子”等,相继成为士大夫品格的象征。
清康熙帝曾谈到自然景物的比德意义:“至于玩芝兰则爱德行,睹松竹则思贞操,临清流则贵廉洁,览蔓草则贱贪秽,此亦古人因物而兴,不可不知。”因此,悠游山水又称“仁智之乐”。更为重要的是,“寄傲山水”的文化传统完善了士大夫的文化性格。
    古希腊“七贤”之一泰勒斯曾经说过:“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仲长统是那个时代驻足现实、“仰望天空”的引领者。他回归家园、体认天乐的唱吟,让华夏儿女从此读到了山水清韵,进而以超脱的襟怀 ,深邃的哲思 ,开创了山水寄情、畅神的艺术心灵境界。我们今天追求的天人合一、和谐大同的理想世界,有仲长统的引领,也有陶渊明的启悟。即使是在浮躁的现代,我们也应当不断地重温仲长统和陶渊明的恬谈,喧嚣的城市一旦脱离乡村的参照,就会失去生活的坐标。而疯狂的掠夺更会使城市失去营养,直至得到灾难性的报复。(2011年11月4日)
 
栏目导航 NAVIGATION
图文推荐更多>>   
《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
12月22日,《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举行。本次首发式由中国… 2019-12-23
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12月14日,由中国孟子研究院、中国孟子学会共同主办的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2019-12-16
“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
12月7日,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家长教育专题研讨会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成功举办。… 2019-12-08
 
Copyright 2017 www.mzyjy.cn  孟子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17050519号-1  联系电话(TEL):0537-3235107
地址(ADD):山东省邹城市岗山北路1562号  邮箱(E-MAIL):zgmzyjy@163.com  邮编:273500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