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邹城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邹鲁文化 > 人文邹城 >
一点浩然气
发布时间:2013-08-10   浏览次数:
朋友送我一幅画,画面上大文豪苏轼临风而吟,题款曰:一点浩然气,快哉万里风。这幅画我十分喜欢,因为养气对作文,还是做人,都是一件大事情,而苏东坡父子三人都在养气上独得春秋。养气,自孟子之前,不明;自孟子之后一千年,韩愈、二程各有心得,至三苏父子,养气说进一步阐进,才将孟子的养气论真正发扬开来。
    三苏之学以养气为宗。
  苏洵《心术》曰:“凡战之道,未战养其财,将战养其力,既战养其气,既胜养其心。”气即士气,养气即保养士气,使之不急躁不气馁。
  苏轼《留侯论》曰:“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此即能隐忍,不为小者所夺。其关键则在于养心志,养其大者,勿为小者所夺。或曰能战胜自我,超越小我。
  苏辙《孟子解》则进一步强调:“志,气之帅也;气,体之充也。养志以致气,盛气以充体。 ”这句话的意思即宋濂《送天台陈庭学序》所说的“其气愈充,其语愈壮,其志意愈高……”
  “浩然之气”这个词,一般用来形容一种刚正宏大的精神,它的发明权当归于孟子,是一个富有创新思维的哲学概念。它对二千多年来中华民族思想道德的传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我善养吾浩然之气”载《孟子•公孙丑上》。书中有孟子与公孙丑的这样一段对话:(公孙丑)老师,我大胆问一句,你有什么本事和专长呢?(孟子说)我懂人,我善于养育我的浩然之气。(公孙丑又问)敢问何谓浩然之气?(孟子回答说)很难用言语表达与讲述它。它就是一种气,而这种气,它是一种至极而正直之气,惟正直才能刚大,而能贯洞识微,合于神明,通达于天地,所以很难说清楚它。要培养这种气,就要培养自身的道德与正义,不要作不好的事来损害它,这样久而久之,则可使其气,滋蔓塞满于天地之间,布施德教没有穷尽。
由此我们不难理解,所谓浩然之气,就是刚正之气,就是人间正气。孟子认为,一个人有了浩气长存的精神力量,面对外界一切巨大的诱惑或威胁,才能处变不惊,进而做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对孟子说的浩然正气,曾有一首长诗作出过生动的描绘,这就是民族英雄文天祥写的《正气歌》。诗中写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月浩然,沛乎塞苍冥。……”意思是说,浩然正气寄寓于宇宙间各种不断变化的形体之中。在大自然,便是构成日、月、星辰、高山大河的元气;在人间社会,天下太平、政治清明时,便表现为祥和之气,而在国家、民族处于危难关头时,便表现为仁人志士刚正不阿、宁死不屈的气节。社会秩序靠它维系而得以长存,道义是它产生的根本。
  文天祥在诗中还列举了中国历史上许多可歌可泣的历史人物,如不怕杀头仍秉笔直书的晋国史官董狐;坚贞不屈,誓死不降,在匈奴牧羊十九载的苏武;被俘后大喝“蜀中只有断头将军,而无投降将军的严颜;率部渡江北伐、中流击楫、发誓收复中原的东晋名将祖逖,还有充满忠贞正直之气的诸葛亮的《出师表》……等等,作为例证,说明浩然之气长存于天地之间。
  养气,不是知识的获取,而是心灵境界的提升。中国哲学推重心灵的大气象,转局促为圆融,变扞格为和谐,弃低俗而慕高远,不重在向外追求知识,而强调反己内求,以生命的内养为主要功课。儒家哲学强调,圣贤的气象不是由知识的推求得到,而是于“养”中转出。生命缺乏持养,就会“馁”——如同一个饥饿的人,干枯而匮乏。人通过生命之养,养得充满圆融,克服卑微和渺小,克服物欲和自私。中国哲学更强调,养气是同于群体、合于天地的根本途径。“德不孤,必有邻”,个体、群体、宇宙三者的和谐,是奠定在心性修养基础上的。佛教以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的假设,来说明明心见性以实现和世界共通的可能性,而儒家则通过“诚”——真实无妄的澄明心灵来实现与世界的共通。孟子说养气可以“塞于天地之间”,正奠定在生命共通的基础上。
  这使我想到清代画家石涛的一个重要观点:“呕血十斗,不如啮雪一团。”呕血十斗,是技巧上的追求,是获取知识的途径;啮雪一团,是精神上的超升。技巧当然是作画之必备,但一个成功的画家不能仅停留在技巧的追求上,而应超越技巧,由技进于道。因为中国画强调的是“心印”,绘画的空间形态是心灵的显现。导致绘画成功的关键因素不是知识,而是智慧,是独特的精神境界。所以,养得一片宽快悦适的心灵,就像石涛所说的吞下一团洁白的雪,以冰雪的心灵——毫无尘染的高旷澄明之心——去作画,才能自创佳构。石涛虽说的是绘画,但与“君子不器”的哲学传统是相合的。
  金庸是享誉全球华人圈的一代武侠小说大师,虽已年届八旬,却依旧精神矍铄,这与他独到的“养气法”有很大关系。曾经有人在报刊上对其小说进行嘲讽,当时,很多人都以为他会大动肝火,但事实上恰恰相反,金庸并未拍案而起,而是向媒体发表了一封温和的公开信。信中说,上天待我已经太好了,享受了这么多幸福,偶尔被人骂几句并没什么。话说得泰然自得。这种境界与其“八风吹不动”的“养气法”息息相关。金庸说:“佛家的‘八风’是指利、衰、毁、誉、称、讽、苦、乐,顺利成功是‘利’,失败是‘衰’,别人背后诽谤是‘毁’。背后赞美是‘誉’,当面赞美是‘称’,当面谩骂是‘讽’,痛苦是‘苦’,快乐是‘乐’。先哲教导说,人应当修养到遇上‘八风’中任何‘一风’时都不为所动,这才算是修养的成功。我要朝这个境界不断努力……”金庸先生指引的“养气之法”,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可能更近些。
  韩愈说:“养其根而俟其实,加其膏而希其光。”培植好生命之树的根,才有可能等待它的果实;往生命的灯盏不断加上油,才能指望生命之灯常明。悟透孟子的“养气说”,养得“一点浩然气”,人生之树才会葱葱郁郁、青春不老。
 
栏目导航 NAVIGATION
图文推荐更多>>   
《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
12月22日,《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举行。本次首发式由中国… 2019-12-23
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12月14日,由中国孟子研究院、中国孟子学会共同主办的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2019-12-16
“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
12月7日,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家长教育专题研讨会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成功举办。… 2019-12-08
 
Copyright 2017 www.mzyjy.cn  孟子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17050519号-1  联系电话(TEL):0537-3235107
地址(ADD):山东省邹城市岗山北路1562号  邮箱(E-MAIL):zgmzyjy@163.com  邮编:273500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