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邹城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邹鲁文化 > 人文邹城 >
孟子归来
发布时间:2013-08-10   浏览次数: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元人马致远写下这首词的时候,究竟是一副何样的情怀?又是因何而吟?我没有考证过。
    当我读《孟子》时,读到孟子由齐归邹那段史实的时候,孟子的悲凉与抱憾却与马致远这首词的意境相合,尽管他们一个在战国,一个在元朝,两人相差一千多年。
    “万物皆备于吾矣”、“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孟子•公孙丑》)孟子当年决定效法先师孔子,去周游列国的时候,已是不惑之年。“三迁之教”使他沐浴了邹鲁的郁郁儒风,几十年的寒窗苦读,愈加激发了他大丈夫匡扶天下、救民于水火的一颗雄心。
    这颗种子早就播下了,今天已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孟子早就等待着这一天,——“乃所愿,则学孔子也”!《(孟子》)
    今天他准备好了。
    孟子要像先师一样进行一次新的出发,开启一场壮阔的文化长征。
    假若说孔子当年周游列国是去播撒“仁”的种子的话,孟子今天布道的则是“仁政”之思。孔子当年讲“仁”直指的是“克己复礼”,构建的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政治人伦之道,强调的是仁心的修炼。而今孟子面对的是更加残酷的战国,战争的惨烈不忍卒读,诸侯争战,生灵涂炭,再续孔子当年“仁”的篇章,已难觅琴瑟之音。他必须在先师的肩膀上更进一步,用“仁政”、“王道”之学为诸侯谋划新的政治架构。
    孟子渴望用“仁政”、“王道”来消弭战争,重构“天时、地利、人和”的清明政治。为之,他殚精竭虑。
    孟子有信心去说服那些高高在上的王侯。“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他甚至连会见诸侯的策略都想好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因此我们今天打开《孟子》的第一页,才会看到那样精彩的一幕:梁惠王初见孟子劈头一句“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面对这不测之问没有丝毫胆怯,而是滔滔汩汩、侃侃而谈:“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一番铿锵之语、锐利之论,让不可一世的梁惠王心悦诚服。
    彼一时,此一时也!时光已悄然流过二十多年。孟子由齐到宋,再由宋至滕,继而由滕至梁,最后由梁再至齐,一路的风尘刻在他瘦削的脸庞上,心灵的悲怆却藏在他博大的内心深处。
与他当年踏上周游列国之路相比,孟子老了。倦鸟思归。
    这还不是主要的。
    孟子真正失望的是这个时代,这个仁义沦丧的战国。知音难觅,哲人感受到一种真正的孤独。
    既然“仁政”不能为诸侯所用,要房子干什么?要十万锺俸禄干什么?还呆在齐国干什么?
    “暮雨迎,朝云送,暮雨朝云去无踪……云来也是空,雨来也是空”(马致远词)。孟子坐上了那架马车,带上他的学生,向邹国——他的故乡走来…….
    “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未闻以道殉乎人者也。”(《孟子》)天下清明,君子得志,“道”因之得到施行;天下黑暗,君子守道,不惜为“道”而死,没有听说过牺牲“道”来迁就王侯的。孟子归国就是抱着这样的心境踏上归程的。
    孟子过去曾对他的学生们讲过,当年孔子离开鲁国周游列国时曾说,我们慢慢走吧,这是离开祖国的态度;后来离开齐国,便不等把米淘完晾干就走——这是离开别国的态度。
    孟子此时此刻肯定又想起了先师的这段轶事。
    不过,他走在归国之路上却与当年的孔子心境有所不同。当孟子带着他的学生们行至齐国边界一个叫昼的小县时,他异乎寻常地停下了脚步,并且一停就是几天。
    本来对孟子归国,齐王是挽留的。齐王甚至屈驾就尊亲自到孟子家中相劝,后来还托人给孟子捎去送他一幢房子、给十万锺俸禄的口信。
    孟子对此没有动心。“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他需要的不是这些,他追求的是让“仁政”落地生根,给苦难的百姓送去善政,让他们接纳应该属于他们的阳光。
    昼地是齐国边陲的一个小县,往前走一程,即是鲁地,邹国在望。离开昼地,也许只是快马一鞭,但离开昼地却像关闭了一扇门,结束的是一场梦啊!
    孟子不甘心啊!他还有梦,——岂能让自己的“仁政”无果而终。他甚至巴望齐王能派出一匹快马,派使者迎请他调转车马重回齐都……
    等啊,等啊,三夜无眠。也许他曾侧耳静听使者的马车声,也许他不止一次登高远眺齐都的云烟……
    落花流水梦一场。归去来兮!燕声阵阵,故乡在前。孟子带着他的学生们奔家乡而来。
    后来,一位名叫尹士的齐国人知道了孟子在昼停留的事情,说到“不晓得齐王不能够做商汤、周武,那便是孟子的糊涂;晓得他不行,然而还要奔他而来,那便是孟子贪求富贵。大老远地跑来,不相融洽而走,在昼县歇了三夜才离开,为什么这么慢腾腾的呢?……”。
    孟子的学生高子把尹士的这番话讲给了老师。
    孟子说:“尹士哪能了解我呢?我大老远地来和齐王相见,这是我的希望;不相融洽而走,难道也是我所希望的吗?只是我的不得已罢了。我在昼县歇宿了三夜才离开,在我心里还以为太快了。我这么想——,齐王也许会改变态度的,齐王若改变态度,那一定会把我召回。离开昼县,齐王还没有追回我,我才无所留恋地踏上归途……(《孟子•公孙丑下》)。
    孟子之言,讲出了他的心声。我们从中没有品出一丝酸楚和一丝抱憾。其实,他心中没有一分自己,有的尽是天下国家、百姓忧乐。至此,我们也许可以理解为什么在两千多年前,他为何喊出 “民贵君轻”,为何善养“浩然气”,为何甘当“大丈夫”!
孟子归来了,邹国的山水拥抱了他的赤子。我们知道孟子归来没有消沉,又进行了一场新的出发。他积一生之经义,带领他的学生“述仲尼之言,作《孟子》七篇”。在他身后,儒学再次御    风而行,卓然而立,千年不倒,成为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不竭泉源。《孟子》七篇作为中国文化古典名著彪炳史册。
    “百岁光阴一梦蝶,重回首往事堪嗟。今日春来,明朝花谢…... ”今天的邹城四基山下,那棵不老的树仍在抽芽吐蕊,焕发着勃勃生机。
                   (2011年10 月30 日写于孟府)

 

 
栏目导航 NAVIGATION
图文推荐更多>>   
《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
12月22日,《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举行。本次首发式由中国… 2019-12-23
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12月14日,由中国孟子研究院、中国孟子学会共同主办的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2019-12-16
“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
12月7日,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家长教育专题研讨会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成功举办。… 2019-12-08
 
Copyright 2017 www.mzyjy.cn  孟子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17050519号-1  联系电话(TEL):0537-3235107
地址(ADD):山东省邹城市岗山北路1562号  邮箱(E-MAIL):zgmzyjy@163.com  邮编:273500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