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邹城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邹鲁文化 > 人文邹城 >
孟子的三大发现
发布时间:2013-08-10   浏览次数:

    孟子有大功于世,综观其一生有“三大发现“不能不提,即“人性善、大丈夫、浩然气”。
一、人性善
孟子对中国传统道德所作的贡献,有很重要的一点:人性善。王阳明后学中有一个罗近溪,对孟子发现了人性中的“善”而大加赞叹。性善论的发明和发现,确实是孟子的伟大之处。
   《孟子•滕文公上》:“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性善”之中的“性”,是指人性。所谓人性,就是人最本己的存在。孟子认为,性善可以通过每一个人都具有的心理活动加以验证。
    关于心理,孟子强调了两个层面,一个是“四端”之心:即“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四端”,是儒家的仁义礼智四种道德准则存在于心灵的四种表现,即上面提到的“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其中,“恻隐之心”,即仁之端,是最核心的部分。
    一个是“思”之心:齐宣王不忍闻牛之哀鸣,孟子称之为“仁”。但他以羊代牛,却是没有能够自觉地扩充此心此善,孟子称之为“放心”。并因此强调自觉,而提出了“思”之心。思完全是本心的自思、自觉,所以“心之官则思,不思则不得,此天之所与我者。”(《孟子•告子》)从自思、自觉直至自得,完全是人自身的事情。当然,并非每个人都能够完全自觉自明,所以就要借鉴前代圣人的宝贵经验,提高修养功夫, “凡有四端于我者,知皆扩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孟子•公孙丑上》)成为人性自然而然的流露。正是通过这两个层面,孟子发现了人性之善。
    钱穆先生指出,孟子的性善论包含两层意义:一是启迪人们向上的自信;二是鞭促人们向上的努力(《孟子要略》)。实际上孟子提倡人性善,是要解决一个特别重要的道德问题,那就是确立道德的基石。假如一个社会老是让我们感觉到好人没有好报,坏人活千年,这个社会的道德就很难保持。
    这个大难题怎么解决的?西方用宗教的解决办法。在西方,假如有人问为什么做好人?因为做好人将来可以上天堂,可以跟上帝坐在一起吃蛋糕,做坏人要下地狱。
  中国没有全民性的宗教信仰,没有宗教为国家的道德体系提供保障。那么,中国解决这个道德的难题,靠的是史官文化,史官文化就两个字“不朽”。死了以后怎么办?精神可以不朽。不朽有三层:立德、立言、立功。看看立德是成圣,立言是成贤,成圣、成贤就是“成人”。“成人”就是人性中善的全面发展,到这里我们就看到人性的重要性了。做好人是符合你的本性的,你只有做好人你才能够完善自己,你才能完成自己。
  所以,孟子用这个办法解决了道德非常深刻的问题,为我们这个没有宗教的民族确立了我们自己的独特的道德基石。从人性出发,我们照样可以获得崇高与尊严,一样可以实现道德的自我完善。人性善可以使我们获得对自我的肯定,对人类自身的信心,对人类在没有上帝的情况下仍然可以过一种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的信心。
二、大丈夫
  在先秦的时候,关于理想的人格有好几个不同的观点,孔子是试图建立一种君子式的人格。庄子是隐士型的人格。荀子是小白领式的人格。孟子给我们树立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人格理想呢?就是大丈夫人格。
  孔子是一个脾气特别好的人,见到谁都特别谦恭,孟子是一个脾气特别坏的人,他看到谁都特别不顺眼,为什么?因为他被惯坏了。举一个例子大家就知道。有一天早晨,孟子的心情比较好,就跟他的学生说,我今天准备上朝,上朝就是见见齐宣王。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就要出门的时候,齐宣王派了两个人来请孟子,怎么说呢?说我们的国君昨天就想到你的住处来拜见你,但是很不巧,齐宣王昨天感冒了,现在国君特别想见你,不知道孟先生今天上不上朝。孟子准备是要去的,可是现在孟子怎么说呢?说对不起,我也感冒了。后来孟子做了一个解释,说我自己去表示是我自己的愿望,你叫我去那等于是我要接受你的使唤,这是原则问题。今天使唤我去一下我去了,明天使唤我去了,使唤三次以后习惯了,那怎么可以呢?
现代大儒牟宗三先生曾以“尽心、知性、知天”来概括孟子的整个学问。孟子讲的学问是什么呢?答曰:“大丈夫”之学!也即如何成为大丈夫的学问。 “大丈夫”这个词,孟子最先使用,也就是说享有“大丈夫”一词发明权。
    孟子的“大丈夫”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内容:
(一) 居仁由义
    那么孟子讲的大丈夫与什么有内在关联呢?与道德、操守、人之价值、人之尊严有关。
一个人若能不失其赤子之心,坚信人之道德良知千古不灭,并在立身行事时不灭本心之良,杀一不辜得天下而不为;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能伸能曲,能上能下,得志掌权时为民族国家天下尽心尽力,廉洁奉公,不得志处于贫贱地位时能抱定固穷之节,乐天知命,自得其乐,独善其身;不枉道事人,不曲学阿世;活得清清白白、坦坦荡荡,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道德光辉畅于四肢,睟然见于面,盎于背——这就是孟子心目中的大丈夫。这种大丈夫孟子也称之为“大人”,也即孔子所讲的“君子”。他的反面当然是“小人”,“贱丈夫”。下面看看孟子自己是如何讲“大丈夫”、“大人”的。 
1、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2、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3、杀一无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居恶在?仁是也;路恶在?义是也。居仁由义,大人之事备矣。
总之,孟子所讲“大丈夫”,使以仁义为基础的。这可谓“大丈夫”第一特点。
(二)发强刚毅
    大丈夫的第二特点是“刚”——发强刚毅,壁立万刃。“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是典型代表,相关言论不胜枚举:
    孟子曰:“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堂高数仞,榱题数尺,我得志,弗为也。食前方丈,侍妾数百人,我得志,弗为也。般乐饮酒,驱骋田猎,后车千乘,我得志,弗为也。在彼者,皆我所不为也;在我者,皆古之制也,吾何畏彼哉?”
儒家所谓“刚”有坚毅不拔的精神,但是没有盛气凌人的习气,是“克己”型的。孟子的大丈夫就有这种“克己”的精神:
孟子曰:“养心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
孟子曰:“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诗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三)乐天知命
孟子所讲的大丈夫非常“刚毅”,但自己并不觉得活得很“累”,虽然“克己”,也不觉得活得很“苦”,而是很从容,很快乐。胸次有洒然之“乐”,这是“大丈夫”第三特点。
孟子曰:口之与味也,有同奢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至于心,独无所同然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故理义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
    孟子曰: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
    孟子曰: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
    宋代大儒程颢《秋日偶成》一诗,很能表现孟子大丈夫的“乐”的境界:
    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
    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
    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
    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
    孔子主张「贫而乐」,孟子宣称「富贵不能淫」。合而观之,就是「富贵不淫贫能乐」。
    总之,大丈夫精神是:居仁由义,发强刚毅,乐天知命——三位一体。
  只有做到这一点,才叫做大丈夫。这是孟子给我们中华民族塑造的人格精神,这种人格精神是我们民族的个性,民族的性格,民族的风度和气质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

三、浩然之气
   “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是《孟子•公孙丑上》中一句话。书中有孟子与公孙丑的这样一段对话:“敢问夫子恶乎长?曰: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意思是:公孙丑问孟子说:“老师,我大胆问一句,你有什么本事和专长呢?”孟子说:“我懂人,我善于培养,养育我的浩然之气。”接下来公孙丑又问孟子:“敢问何谓浩然之气?”而孟子回答说:“难言也。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这一段的意思是:(孟子回答说)很难用言语表达与讲述它。它就是一种气,而这种气,它是一种至极而正直之气,惟正直才能刚大,而能贯洞识微,合于神明,通达于天地,所以很难说清楚它。要培养这种气,就要培养自身的道德与正义,不要作不好的事来损害它,这样久而久之,则可使其气,滋蔓塞满于天地之间,布施德教没有穷尽。
“    浩然之气”这个词,一般用来形容一种刚正宏大的精神,这是中国古代著名思想家孟子创造的一个词语,是一个富有创新思维的哲学概念。它对二千多年来中华民族思想道德的传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据《孟子•公孙丑上》记载,有一次,孟子的弟子公孙丑问孟子,说:“请问老师,您的长处是什么?”孟子说:“我善于培养我的浩然之气。公孙丑又问,什么叫浩然之气?孟子说:“这很难描述清楚。如果大致去说的话,首先它是充满在天地之间,一种十分浩大、十分刚强的气。其次,这种气是用正义和道德日积月累形成的,反之,如果没有正义和道德存储其中,它也就消退无力了。这种气,是凝聚了正义和道德从人的自身中产生出来的,是不能靠伪善或是挂上正义和道德的招牌而获取的。
    由此我们不难理解,所谓浩然之气,就是刚正之气,就是人间正气,是大义大德造就一身正气。孟子认为,一个人有了浩气长存的精神力量,面对外界一切巨大的诱惑也好,威胁也好,都能处变不惊,镇定自若,达到“不动心”的境界。也就是孟子曾经说过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高尚情操。
    对孟子说的浩然正气,曾有一首长诗作出过生动的文学描绘,这就是一身正气的民族英雄文天祥写的《正气歌》。诗中写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月浩然,沛乎塞苍冥。……”意思是说,浩然正气寄寓于宇宙间各种不断变化的形体之中。在大自然,便是构成日、月、星辰、高山大河的元气;在人间社会,天下太平、政治清明时,便表现为祥和之气,而在国家、民族处于危难关头时,便表现为仁人志士刚正不阿、宁死不屈的气节。社会秩序靠它维系而得以长存,道义是它产生的根本。他还列举了中国历史上许多可歌可泣的历史人物,如不怕杀头仍秉笔直书的晋国史官董狐;坚贞不屈,誓死不降,在匈奴牧羊十九载的苏武;被俘后大喝“蜀中只有断头将军,而无投降将军的严颜;率部渡江北伐、中流击楫、发誓收复中原的东晋名将祖逖,还有充满忠贞正直之气的诸葛亮的《出师表》……等等,作为例证,说明浩然之气长存于天地之间。

 

 

 

 
栏目导航 NAVIGATION
图文推荐更多>>   
《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
12月22日,《孟子文献集成》200卷首发式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举行。本次首发式由中国… 2019-12-23
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12月14日,由中国孟子研究院、中国孟子学会共同主办的墨子非儒与孟荀辟墨暨《先秦… 2019-12-16
“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
12月7日,学孟母教子做幸福家长家长教育专题研讨会在孟子故里山东邹城成功举办。… 2019-12-08
 
Copyright 2017 www.mzyjy.cn  孟子研究院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17050519号-1  联系电话(TEL):0537-3235107
地址(ADD):山东省邹城市岗山北路1562号  邮箱(E-MAIL):zgmzyjy@163.com  邮编:273500
快速导航